龚炯:立陶宛的软肋在哪里?

龚炯:立陶宛的软肋在哪里?

【文/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龚炯】

近日,中国政府终于对立陶宛允许台湾在该国设立“台湾代表处”忍无可忍,召回大使,将两国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,预计后续措施还将出台。但因为立陶宛和中国贸易往来很少,中国回击缺少筹码,也一度让国内舆论干着急。

中国与立陶宛建交已有30周年,过去两国外交关系友好,经贸领域发展逐渐热络,2018年11月时任立陶宛总统格里包斯凯特还成功访问了中国。

2019年,新总统瑙塞达上任之后,立陶宛政府、议会相互配合,对华态度开始180度大转弯,出台了一系列不友好举动,今年达到了顶峰。

今年2月,立陶宛政府降级参加中国-中东欧17+1峰会,仅派交通部长斯库奥迪斯出席,并在三个月后完全退出17+1合作机制;3月,宣布年底在台湾开设“贸易代表办公室”;5月,立陶宛议会通过涉疆人权决议,攻击中国搞所谓“种族灭绝”,还要求恢复香港“独立”和西藏的“宗教自由”。

国内已有多篇文章分析其一再反华的原因,包括新政府领导人的意识形态问题,投靠美国充当反华炮灰的原因等等。

本文从国家安全角度出发,着重分析立陶宛因为其特殊地理位置,把对华关系当筹码,换取北约、特别是美国的长期驻军,笔者认为这是立陶宛对华翻脸的最根本原因。

加里宁格勒州飞地

立陶宛的国家安全涉及加里宁格勒飞地。加里宁格勒是俄罗斯联邦最西部一个州,与俄罗斯其它地区相比有着独特的地理状况,它南邻波兰,东北部和东部与立陶宛接壤,与俄罗斯本土不相邻,是属于俄罗斯的一块飞地。

俄罗斯与加里宁格勒州的经贸联系除了航空之外,主要依靠经白俄罗斯、立陶宛的铁路。俄罗斯两地公民互访必须经过立陶宛的两次边防检查,有诸多不便。

加里宁格勒原为德国东普鲁士的一部分。二战德国战败后割让给苏联,绝大部分当地德国居民二战结束后都搬回了德国。

1991年苏联解体后,原本属苏联一部分的立陶宛和其他苏联加盟共和国宣布独立,经过立陶宛政府多年与俄艰苦谈判,当地俄罗斯驻军已经全部撤走,这导致了加里宁格勒与俄罗斯本土之间彻底分开的局面。

加里宁格勒对俄罗斯来说又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,因为它是俄罗斯西部唯一的不冻港,俄罗斯波罗的海舰队总部的所在地,扼守通向波罗的海三国立陶宛、拉脱维亚、爱沙尼亚的海上交通要道。

而这三个国家又于近年加入了北约。北约东扩、其势力进入波罗的海北部三国自然触动了俄罗斯的安全神经,这三国又为自身安全原因急需加强与北约的陆上交通联系,处在最南边的立陶宛则成了通向北约大门的桥头堡。

这个桥头堡是指加里宁格勒和白俄罗斯之间的一段立陶宛、波兰边境线,通常称其为苏瓦乌基走廊(Suwalki Gap),苏瓦乌基则是波兰东北部靠近立陶宛边境的一个镇。